黨建動態

以案釋紀(九十三)熱衷“投資”的公安局長(2022-1-14)

  【案例點評】

  本案中的儲志林主動向請托人提供“借款”收取利息,對請托人的請托事項傾力相助、站臺說情。近年來,隨著民間借貸活動越來越頻繁,好多黨員干部像儲志林一樣,打著民間借貸的幌子搞行賄受賄、搞權錢交易。殊不知,《黨紀處分條例》第90條、《政務處分法》第36條均對黨員干部從事民間借貸等金融活動予以限制。

  黨員干部參與正常的民間借貸,并不違反黨紀黨規。黨員干部對外放貸收取利息,若不存在謀利情形,只是偶發行為,且貸款利率沒有違反國家有關規定,則是正常的民間借貸,利息收入合法,不構成違紀違法。但黨員干部若向不特定對象、以營利為目的經常性放貸,本質上是從事貸款業務,無論利息是否符合相關規定,都違反了《黨紀處分條例》有關禁止從事營利性活動的規定。

  黨員干部若利用手中的公權力和特殊影響力為請托人謀利,通過向請托人放貸收取高額利息,則相當于變相收受請托人的好處,屬于受賄行為,即便未達到受賄罪的立案標準,也違反了廉潔紀律。

  黨員干部參與民間借貸,要警惕無緣無故的示好。巨大的利益誘惑和別有用心者的推波助瀾很容易讓人喪失底線,本案的儲志林之前也曾給自己定過規矩,但最終還是敗給了賺錢的欲望。

  儲志林,1964年出生,1986年參加工作,199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浙江省桐廬縣公安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桐廬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桐廬縣江南鎮黨委書記,浙江省淳安縣委常委,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浙江省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黨工委委員,市公安局經濟技術開發區分局黨委書記、局長(2018年7月辭去公職)。

  2019年11月,杭州市紀委監委對儲志林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5月,經杭州市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決定,給予儲志林開除黨籍處分,并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2020年11月,杭州市原下城區人民法院判決儲志林犯受賄罪,受賄金額955萬余元,判處有期徒刑十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90萬元。

  自詡高明,以妻之名“投資”收錢

  “我的悲劇就是從這些所謂的‘投資’開始的?!眱χ玖衷趹曰跁袑懙?。

  1986年,儲志林從警校畢業后,成為桐廬縣某派出所一名民警,之后,他輾轉多個鄉鎮派出所,一步步成長為副所長、所長。2001年,他進入桐廬縣管干部行列,此后,他又擔任了縣公安局副局長,縣安監局局長,江南鎮黨委書記等職。

  事業一路順遂的儲志林,卻因妻子俞某的工作產生了煩惱。俞某從原單位離職后,先后開過服裝店、茶樓,但都因生意不佳而關停,2007年開始賦閑在家。儲志林覺得俞某多年開店太辛苦,還是向朋友投資做生意輕松。于是,他開始帶著俞某出入各種應酬聚會場合。

  “我大小是個領導,手中有一定的權力為他人辦事,能接觸到一些有錢的老板。所謂到‘朋友’那里投資,其實就是到我熟識的老板那里投資?!眱χ玖终f。

  據辦案人員介紹,儲志林在擔任桐廬縣公安局副局長時,認識了開辦娛樂場所的老板申某,二人私交甚篤。2007年,申某因涉嫌非法采砂被刑事拘留,當時已離開公安隊伍的儲志林仍然幫他打招呼說情,申某對此深表感激。

  之后,當儲志林夫婦向申某表露出有投資想法時,申某立即提出以月息兩分(年利率24%)向俞某“借款”340萬元,每月現金支付利息6.8萬元。對此,雙方心知肚明,申某希望借此向儲志林輸送利益,換取長期關照,儲志林則希望以“投資”為名“賺點小錢”。

  于是,這筆沒有約定歸還期限的借款,申某連續支付了5年利息共計408萬元,比同期銀行最高利息多出了274萬余元。為了“投桃報李”,儲志林在申某請托的事項上傾力相助,在非法采砂、KTV尋釁滋事處理、投資公司收購、孩子上學等需要和政府部門打交道的事宜,儲志林均會出面為其站臺說情。

  為了進一步鞏固和儲志林的關系,申某還提出以內部職工價轉讓自己持有的某即將上市公司股票給儲志林,并與俞某簽訂了《股票代持協議》。后經杭州市價格認證中心認定,儲志林夫婦實際出資300萬元買入的股票,當日市場價值為402萬余元。為了讓儲志林安心,申某還特意承諾,如果該股票上市不成功,他可以原價退回。

  “剛開始‘投資’時,儲志林為自己仕途著想,還設定了一條‘底線’——不向管理對象投資、不在自己轄區投資,他自認為只要做到這兩點就沒有廉政風險。但隨著‘投資回報’的增多,賺錢的欲望一旦打開,他的‘底線’也就不攻自破了?!鞭k案人員說。

  儲志林任桐廬縣江南鎮黨委書記期間,轄區內窄溪大橋附近有一塊80多畝的土地進行招拍掛,某市政園林公司競得了該地塊的使用權,但卻遲遲未動工。根據規定,滿兩年未動工的,出讓人有權無償收回土地。為了保住該地塊,該公司老板劉某找到儲志林,請他幫助延緩動工時間。在儲志林的幫助下,劉某得償所愿。后來土地價格上漲,2010年2月,劉某通過股權轉讓的形式完成了土地轉讓,獲取了近千萬元的土地差價利潤。為了表示感謝,劉某送給儲志林不少煙酒禮品和10萬元現金。

  之后,劉某在沒有資金需求的情況下,又邀請儲志林入股自己在杭州市富陽區的礦山,并表示“投資本金30萬元,每年可得10萬元的固定回報”。儲志林欣然同意,拿出劉某之前送給他的10萬元,自己又添了20萬元,讓俞某送到劉某辦公室。

  實際上,這30萬元并沒有投入,儲志林也從來沒去過富陽礦山項目現場、沒問起過項目情況,只是每年收取10萬元的固定回報,直至案發。劉某在證詞中坦言:“每年給儲志林的10萬元回報是固定的,和項目盈虧沒有關系,投資只是掛個名罷了?!?/p>

  不用參與項目經營管理,卻能固定收取高額回報,讓儲志林嘗到了“權力投資”的甜頭。2011年,在被提拔為淳安縣委常委,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后,儲志林又以俞某名義在老同學羅某的車隊入股30萬元,每月1萬元收益,共計收取84萬元。而儲志林則利用職務便利在羅某車隊違章、車禍處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

  據儲志林交代,在辭去公職前,夫妻倆在外投資了7個項目,還不包括之前已經收回的4個。

  “以投資為名收取好處,是儲志林接受利益輸送的主要手段?!鞭k案人員說,“背后是他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或是利用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其實質就是受賄?!?/p>

  ……


(轉自中國紀檢監察報)

本文版權歸中國國際技術智力合作集團有限公司所有
轉載本站文章請注明:“轉引自中國國際技術智力合作集團有限公司www.aychamo.com”

版權所有:中國國際技術智力合作集團有限公司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8284號 京ICP備07007517號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高潮AV_公车上疯狂高潮呻吟摸揉_我玩弄美艳馊子高潮_高H乱NP交换杂交混交_扒开双腿疯狂进出喷水高潮